top
top
高昌石窟分期与谱系研究
作者:夏立栋 来源:《考古学报》2022年第2期 2022-06-22

  高昌,即今东天山地带的吐鲁番盆地。已发现石窟寺遗址十四处,洞窟总量约四百余座,分布于吐鲁番盆地北部火焰山和西部盐山山脉多条河谷的两侧崖壁上,自东向西依次为斯尔克普沟中的忙得古尔、连木沁石窟,吐峪沟中的吐峪沟、苏贝希石窟,胜金沟口的胜金口、七康湖石窟,木头沟中的柏孜克里克、伯西哈、乌江布拉克石窟,葡萄沟石窟,大、小桃儿沟石窟,雅尔乃孜沟中的雅尔湖、交河沟北石窟(图一)。目前,仅吐峪沟、柏孜克里克、胜金口及伯西哈四处遗址经过较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其余石窟寺尚未做过系统工作。

  石窟研究首先要解决分期与年代问题,但高昌石窟尚未发现与开窟活动直接相关的纪年题铭或文献记载,部分洞窟的碳十四测年数据也因采集样本误差过大、所指示的期别意义不明而难以使用。因此,构建准确可靠的高昌石窟寺遗址整体分期框架颇为困难。柳洪亮基于吐鲁番盆地政权阶段更迭,将高昌石窟分为高昌郡、图片氏高昌国、唐西州、高昌回鹘四个时期。其他学者则多是具体探讨单处石窟寺遗址的分期问题,出现两种不同的研究方法。第一种方法以格伦威德尔(Albert Grünwedel)为代表,通过美术史领域壁画风格样式的比较分析,确定洞窟群组的早晚关系,将柏孜克里克石窟壁画分为“最古老者”、“回鹘人艺术风格”和“喇嘛教”三个时期。第二种方法从洞窟形制、造像题材组合、造像风格、装饰纹样等方面对洞窟进行类型划分,通过比较各项类型划分结果的相似程度,划分出不同的洞窟群组,再以不同群组洞窟之间的打破、改建关系,得出遗址分期结论。如贾应逸对吐峪沟、柏孜克里克、伯西哈石窟和王玉冬对柏孜克里克石窟的分期研究。

  高昌石窟是由不同类型、性质、等级的石窟寺构成的具有内在管理运作方式的寺院网络体系,只有在系统分期的基础上,才能复原高昌石窟寺群的发展演变过程和不同时代切面寺院群之间的相互关联及各处石窟寺的整体样貌。同时,石窟寺按照特定需求将具备不同功能的洞窟以组合形式营构而成,不同时期的寺院因使用方式和设计理念的差异呈现出不同的洞窟组合。因此,可以通过洞窟组合的类型比较,探讨寺院功能和运作方式的变化。目前,高昌石窟缺乏整体性的考古分期框架,注重单体洞窟的类型分析,对于洞窟所处的原生组合和石窟寺等遗址背景信息关注不够。因此,本文旨在构建高昌石窟考古材料自身所呈现出的分期序列和发展演变谱系,分析洞窟组合类型的演变过程并复原不同时期高昌石窟寺的营建格局。

  ……

作者:夏立栋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原文链接

下一条:“萨尔普遍史”的中国历史建构与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