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孟庆龙研究员在近代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
来源:近代史研究所 2020-06-24

  2020年6月23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2020年第1期学术论坛”在线上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一带一路”史研究室主任、中宣部马工程重点教材《世界现代史》首席专家、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孟庆龙研究员,应邀作了题为《从西姆拉到洞朗和拉达克:百年来中印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透视》的报告。报告会由近代史研究所综合处处长杜继东研究员主持。

  孟庆龙研究员指出,中印边界问题特别是东、西段边界问题,是世界历史上最复杂、最棘手、影响最大的边界问题,它包含了由点(中印边界问题)、线(中印关系)、面(国际关系)构成的独特的历史画面。他围绕着中印东、中、西段边界问题概况、中印边界问题的症结、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中印关系的变迁、世界大变局之下的中印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等几大部分展开,在厘清百年来中印关系历史脉络的基础上,着重从心态变化的角度透视中印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

  孟庆龙研究员首先介绍了中印东、西、中段边界问题的由来,指出中印边界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英国统治印度时期的遗留问题。就中印东段边界而言,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英国为了巩固和扩张其在南亚次大陆的版图,不断采取行动,意图加强对西藏的控制。他结合在英国搜集到的西姆拉会议相关档案,向大家展示了英国如何通过制造英国政府、中国中央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三方“平等地位”的假象,想方设法向当时的中国政府施压,与西藏地方代表私下签订所谓《中英藏条约》及所附之地图等手段,炮制出“麦克马洪线”,将中印边界东段北挪100多公里的过程。就中印西段边界而言,争议源于英国在未经清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反复擅自划定克什米尔土邦东界,进而占领历史上始终属于西藏领地的拉达克地区。印度脱离英国独立后,中印西段边界争议由于印巴将克什米尔争端闹到联合国而使西部边界问题浮出水面。此外,孟庆龙研究员还提到,中印中段边界存在四块争议地区,该区域相对东、西段边界争议较少。

  接着,孟庆龙研究员指出,中印边界问题的症结,在于中、印两国对上述历史问题的不同解读,具体而言即中、印对西姆拉条约的不同态度、对待边界问题的不同立场。一方面,中国始终否认《西姆拉条约》及“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另一方面,印度脱离英国独立后宣布继承英国有关西藏的所有条约权利和义务,要求中国接受西姆拉会议的结果,承认“麦克马洪线”的存在。此外,印度“独特”而复杂的心态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孟庆龙研究员通过梳理抗日战争时期和国共内战时期的中印关系,以及新中国成立后中印关系的变迁,深入分析了印度在与中国交往和交锋过程中抱持的独特心态。他指出,中国对西藏治理程度的强弱是中印关系的晴雨表,同时在现当代史中,几乎印度每一个对华友好行为的“纱幕”背后都有其利益考量。1947年印度独立后,尼赫鲁在同中国继续友好的同时,希望继承和保留英印时代在中国特别是西藏的特权,这种心态埋下了日后中印纷争和冲突的种子。1950年,印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印度领导人屡屡向处于国际孤立中的中国示好,希望以此换取印度保留英帝国在中国特别是西藏的特权,认同或默认中印边界的“既定安排”。考察印度对中国的心态可以发现,中国因素常常被印度用来作为促进其内部民族团结的“助推剂”,换言之,即中印边界问题日益成为印度政府及国内各政治派别经常加以利用的政治工具。此外,作为亚洲大陆上的两个大国,印度对中国的复杂心态,也反映出了其自身的“大国焦虑”。

  最后,孟庆龙研究员对中印边界问题的现状以及近期中印边界的焦点问题作了介绍。他认为,边界问题是影响中印两国关系的最重要因素,要理解这个问题,既要看到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固执立场,把握印度一直以来抱有的心态,还要注意到印度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以及中印间相互了解的局限性。与此同时,外部因素也是不能忽视的,当今的世界大变局必然对中印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的走向发生影响。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次报告是“近代史研究所学术论坛”首次以网络会议的形式呈现。孟庆龙研究员的报告系统梳理了百年来中印两国边界问题,既有立足于档案的深远历史视角,又有着眼全局的切近现实关怀,吸引了众多研究者和相关专业学生的关注。本次报告会的线上参与者有200余人,高峰时段接近300人的人数上限,报告在聆听者们的热烈“鼓掌”中圆满结束。

  作者:李珊

下一条: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