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迎来新一轮考古发掘
作者:郭平 来源:辽宁日报 2021-04-01

  分布于辽宁、内蒙古、河北三个省、自治区邻近地区,西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以其出土的五千多年前女神塑像、玉C形龙(玉熊龙、玉猪龙)以及其他数量较多造型各异的玉器,已经广为人知,满足了普通大众对于一个考古学文化的基本认知。

 
牛河梁遗址发掘与研究联合工作室正式挂牌。

  然而,考古专业领域对于红山文化以及相关遗址的思考和研究却从没停止,特别是位于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之后,人们对于年代早于良渚文化的红山文化又增加了新的期待。

红山文化研究学术指导组专家亲临考古发掘现场。

  据介绍,红山文化女神雕塑出土于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一地点的1号建筑址,又被称为“女神庙”。更为重要的是,在女神庙的北侧,还发现了一处总面积超过4万平方米的建筑址。

牛河梁第一地点主要遗迹分布示意图。

  与这处大型台式建筑址相比,1983年发现的,占地仅有75平方米的女神庙遗址规模偏小,也许只能算作是这个建筑址的附属建筑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外国考古研究室副主任、牛河梁遗址第一地点二号建筑址发掘项目负责人、研究员贾笑冰说:“在目前发现的同时期建筑遗址中,二号建筑址规模是最大的。”

  似乎是看出了记者的疑问,贾笑冰说:“其实当年不仅是二号建筑址,包括女神庙在内,牛河梁很多遗址都没有进行全面考古发掘。”

  这样做的原因首先是出于对文化遗址的保护,考古发掘总是寻求以最少量的发掘提取最丰富的地下信息。

  其次是技术条件的制约,遗址保存状况差,遗迹现象复杂,对于此类遗址的发掘也无经验可循,发掘工作困难重重。

  贾笑冰说:“今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我国考古事业从初始发展,经过一代代考古人的艰苦探索,积淀了较为丰富的考古经验。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们与国外同行有了很多交流,进一步提高了考古调查和发掘的技术手段,这些积累为启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新一轮考古发掘创造了一定的技术条件。”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学术界对于红山文化深入研究的呼声越来越迫切而集中。

  人们希望通过发掘能够深入解剖牛河梁遗址群形成、发展演变的过程,牛河梁遗址群的性质、功能,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希望通过发掘和研究,确定牛河梁遗址群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和作用。

  据介绍,作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以牛河梁为代表的红山文化遗址考古发掘得到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正在积极协调相关的辽宁、内蒙古和河北三个省、自治区共同申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

  红山文化研究项目的进展也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借鉴“考古中国”重大项目推进的成功经验,过去一年,红山文化研究项目组在做好遗址勘察和考古发掘同时,着力做好项目推进的组织架构和实施规划。

  据介绍,在他们的努力下,成立了由全国人大代表、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王巍任组长的“红山文化研究学术指导组”,这一指导组会集了国内红山文化研究领域以及中国文明起源方面的重量级专家、学者。

  也是在过去的一年里,以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牛河梁工作站为依托,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合作建立的“牛河梁遗址发掘与研究联合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

  这一工作室主要承担全面收集国内外有关红山文化发掘资料、研究成果以及与文明起源研究相关资料,整理旧有发掘资料等工作,还要将其打造成牛河梁遗址群发掘研究的保障基地。

  贾笑冰说:“牛河梁遗址考古发掘涉及植物考古学、动物考古学、体质人类学等多个学科,红山文化研究项目组将依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科研力量,联合各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共同组建,实现多学科的深入合作,在项目规划基础上,合理设立子课题,共同完成红山文化研究项目,也就是说搭建一个更加开放、合作的研究平台。”

  他说:“红山文化研究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或者几代人,我们现在打造组织架构和研究规划,为这一项目的持续推进,直到实现规划目标提供重要的保证和支撑。”

  经过近三十年的思考、研究和积淀,红山文化遗址考古发掘研究正在整装开启新的探索之旅。

下一条:近代史研究所“文澜讲坛”第三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