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中国历史在俄罗斯》学术讲座在历史理论研究所成功举办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理论研究所”微信公众号 2021-04-02

  2021年3月31日下午,应历史理论研究所海外中国学研究室邀请,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中国文化研究院柳若梅教授在中国历史研究院知幾会议室作了题为《中国历史在俄罗斯》的精彩学术讲座。此次讲座为历史理论研究所2021年学术讲座的第三期,由副所长左玉河研究员主持,来自所内的20多位同仁出席。

  从中国史书收藏到俄罗斯东方学的形成

  柳若梅教授首先细致梳理了俄罗斯有关中国史书的收藏历史。她指出:俄罗斯人1753年彼得堡科学院派专人来华采购《广域记》《大明一统志》《史记》《资治通鉴》《资治通鉴纲目》《汉书》《北史》《南史》等史书;18世纪末,前苏联科学院的中国图书目录的“历史和地理类”中包括《春秋》《史记》《汉书》《明史》《大清一统志》等图书;19世纪上半叶,俄国东正教驻北京使团成员曾带回关于辽、元、清代历史的图书;到19世纪末,彼得堡大学东方系收藏中除拥有全套二十四史外,还拥有历代史家根据杂史、野史、地志、笔记等资料撰写的旁史,尤其清代史家史著尤多;在20世纪则是自1912年起阿列克谢耶夫按《四库全书总目》和中国藏书家“丛书”目录在中国购书、订书,这种在中国系统订购图书的活动直到持续到1957年。

  柳若梅教授表示,目前俄罗斯关于中文史书刻本、写本的数量在欧美居前列,收藏主要分布在俄罗斯科学院东方文献研究所、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圣彼得堡)、圣彼得堡大学东方图书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莫斯科)、俄罗斯科学院汉学图书馆、伊尔库茨克国立博物馆、伊尔库茨克州立博物馆、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远东联邦大学图书馆等。她指出,俄罗斯的中国史书收藏不仅折射出俄罗斯对中国和中国历史的关注程度,也反映了俄罗斯东方学形成的历史。

  20世纪以前俄罗斯汉学家对中国历史的关注

  柳若梅教授基于详实丰富的史料,钩沉了20世纪以前俄罗斯汉学家对中国历史关注、翻译与研究的历史。她指出,最早将中国历史的发展脉络直接传入俄国的,是1677年率外交使团访华的斯帕法里的出使报告《被称为“亚洲”的天下第一部分,包括中国,其各城各省》中的第一章“中华帝国之起源、朝代及其最早的史书”,虽只有区区千余字,但概括叙述了中国从开天辟地起历经夏、商、周、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上下约5000年的历史。此后,18世纪法国天主教传教士杜赫德编的《中华帝国全志》、钱德明的《中国杂纂》被译成俄语在彼得堡出版,其中关于中国历史的内容加深了俄国知识界对中国的了解;1820年俄国东正教驻北京使团杂役奥尔洛夫归国后出版两卷本《中华帝国最新史地详志》;俄国东正教驻北京使团成员则自18世纪上半叶至19世纪下半叶对纲目体史书《资治通鉴纲目》持续关注、翻译,还从《尚书》《汉书》《元史》《明史》摘取翻译;1837年开办的喀山大学汉学系开设“中国历史”课程,《帝鉴图说》被译成俄语以两卷本形式出版;1855年开办的彼得堡大学东方系出版《中国历史》教材,开设过《左传》、《史记》相关课程,更有以王安石变法为主题的学位论文。她认为,自20世纪以前俄罗斯汉学家对中国历史的翻译、研究,为20世纪以后俄罗斯的中国历史研究奠定了基础,并使之逐渐成为国际学术领域的一支备受瞩目的学术力量。

  苏联(俄罗斯)史学界最权威的史学期刊《历史学问题》

  柳若梅教授指出,创刊于1945年的苏联(俄罗斯)史学界最权威的史学期刊《历史学问题》“研究文章”栏目刊登中国史主题论文70篇左右,为了解20世纪以来尤其苏联以及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对中国历史的研究情况提供了良好的文献基础。她认为,中苏关系的不同发展时期,苏俄历史学者研究中国问题的关注点有所不同,中苏友好时期(1945-1960年)主要关注中国的社会制度问题和中国革命运动问题;中苏交恶时期(1960-1985)除服务于两国关系、国际关系需要的研究外,关于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研究走向深入;中苏关系恢复正常化至今(1985年至今),发掘新史料,关注与俄国相关的重大历史问题。

  此外,她还详细介绍了近年出版的俄罗斯科学院十卷本《中国通史》和六卷本《世界历史》。

  《史记》在俄罗斯的收藏与翻译

  柳若梅教授对《史记》在俄罗斯的收藏、俄罗斯翻译《史记》的历程、俄译《史记》的特点进行了详细介绍。她指出,《史记》在俄罗斯备受关注,反映出俄罗斯汉学学派对于沟通中俄学术思想和传播中国文化成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两个多世纪的《史记》的俄译出版历史,透视出俄罗斯对中国文化典籍的关注,反映了俄罗斯汉学厚重的翻译研究成就;《史记》俄文学术译本的翻译过程,也是中俄史观和学术思想进行交流的过程。

  报告结束后,柳若梅教授与所党委书记张冠梓研究员、副所长左玉河研究员就俄罗斯科学院编《中国通史》与《世界历史》的内容尤其其中关于中国历史的分期问题,与中华文明史研究室刘巍研究员就“俄罗斯的东方学”与西方的东方学之关系、俄罗斯科学院《世界历史》(六卷本)中的中国“中世纪”阶段所用的“封建主义”概念之内涵、斯帕法里报告《被称为“亚洲”的天下第一部分,包括中国,其各城各省》的意蕴与名称翻译问题,与中国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室靳宝副研究员就《史记》在俄罗斯的具体研究现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下一条:赵剑英教授为北大国发院师生讲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