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大唐开元礼》的阅读与研究”讲座暨《大唐开元礼》读书班开班纪实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微信公众号 2022-06-22

  2022年4月12日上午,《大唐开元礼》读书班开班讲座在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会议室举行。本次学术讲座由古代史研究所隋唐五代十国史研究室、院敦煌学研究中心主办,特邀古代史所吴丽娱研究员作题为“《大唐开元礼》的阅读与研究”的学术讲座,以此作为《大唐开元礼》读书班开班仪式。

  本次讲座由古代史研究所隋唐五代十国史研究室副主任刘子凡副研究员主持,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共有200余名各大学、研究机构学者聆听了讲座。

吴丽娱研究员

  吴丽娱研究员的讲座内容涵盖两个方面,一是对《开元礼》的校勘和研究史进行介绍,二是对《开元礼》读书班的研读方式提出一些建设性建议。

  她首先讲解了国内外《开元礼》过往研究及《开元礼》的特色和相关背景,建议读书班将阅读与研究相结合,并列出了阅读《开元礼》的史籍参考书。在探讨《开元礼》的特色和相关问题时,就编纂过程中对《贞观》《显庆》礼的折中及对《礼记》的改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折中”《贞观礼》和《显庆礼》,是调和学术理念,是儒学天帝观念的统一,也是国家南北统一的必然。而“改撰”是经学在隋唐时代的变革,虽为“改撰”,仍是以古礼为榜样,意味着改写《礼记》内容却保留《礼记》框架,表明《开元礼》即使增加新内容,自身却并不能完全脱离古礼的轨范。

  对于《开元礼》的版本及与《通典》的关系,她认为《通典》受到《开元礼》很大影响,在校勘时是唯一可以采信的依据。但《通典》毕竟不是《开元礼》,甚至存在一些错误。她在谈到《开元礼》的礼法关系及实用问题时指出,《开元礼》可以看作是交礼部作为定礼或实行礼仪过程中的原则和指导,很难将它完全等同于逐条落实、内容非常有针对性的制敕,相较而言,后者更具时效性。她强调《序例》是解读《开元礼》的钥匙,从中也可以理解与《开元礼》相关的礼法问题。《开元礼》作为皇帝营造盛世的形象工程,一方面继承了儒学传统,一方面创建新篇,有破有立,而且确实总结、融合了南北朝礼,但因制作仓促,也存在不少牵强不合理之处。

  在最后,吴丽娱研究员对《开元礼》读书班的开班表达了祝贺,认为隋唐五代十国史研究室有远见,在基础性研究工作上带了一个好头。礼书的阅读要比其他古籍更困难,但坚持下去必有收获,希望大家能够愿意贡献自己的精力和聪明才智,并取得收获和进步。

  《大唐开元礼》读书班由隋唐五代十国史研究室发起,拟发挥本所求真务实的优良学术传统,结合学界相关研究力量,从序例开始研读《开元礼》,在未来数年中坚持读完150卷的《大唐开元礼》,对这部礼学经典的重要价值继续发掘,也由此能强化本所隋唐史研究的力量,多出成果。

下一条:学科间的对话与融通——近代史研究所...